征文展示

首届医务人员职业精神系列活动

何处是归程(哈尔滨医科大学-王彧、吴雪松、尹梅)
阅读:371次 更新时间:2018-08-06

这个世界从不缺少完美的人,而是从心底给出的真心,正义,无畏与同情。 

                                                ——题记

因为机缘,因为课题,接触了很多临床一线的医生。不同的科室,不同的背景,不同的层级——同样的执着,同样的坚守。走的越近,才越真切的感受到他们平凡中的伟大,伟大背后的真性情。即便访谈过后的许多日子,我依然可以真切的回想出他们的一颦一笑一蹙眉,时而带给我的是震撼,更多是惊艳!也许最初的因由不尽相同,但路途中普救含灵之苦的悲悯情怀,心怀家国责任与担当的情怀总是让我发自内心的敬仰。他们平凡,因为他们只是亿万人群中的一份子,过着最简单的生活,追求着那个小我的满足;他们着实伟大,因为只有他们敢于拼尽全力的对抗生老病死,打破病痛的魔咒,做每一个需要他们的病人的领路人。这样穷其一生的坚守,若没有一份与众不同的热爱与信仰,怎能接过阿斯克勒庇俄斯手中的权杖去践行救死扶伤的誓言!我一直执着的坚信若是没有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浪漫主义情怀,实难成为一个优秀的医者。谢谢我所遇见的每一位,让这个观点无懈可击。幸运的是,此时此刻,能有这样的机会,让我把他们的故事讲给你来听。我清晰的明晓,千言万语无以道尽他们背后的故事,只是,我有着强烈的愿望:想要更多的人走进他们,了解他们——不是因为病痛,而是因为理解——让他们在这段始于热爱并终于信仰的路途上繁花相伴 !

匠心· 传承                     

“医学是一门艺术而非交易,是一种使命而非行业。在这个使命当中,用心要如同用脑。”

公元一九九七年,于美国匹兹堡大学学成归国的韩老师带领他的团队成功地为21岁的肝硬化患者张某实施了肝脏移植手术。10年后,换肝人的爱妻又为他喜添一个七斤半重的儿子。20年后的今天,张某成为了我国同种原位肝移植后生存时间最长、国内生存质量最好的肝移植病人之一。关于这次手术的惊心动魄、关于这次手术的划时代的意义,我们可以通过各样的记载去了解,但这背后不为人知的种种,更能展现一个医者的情怀。简洁不带一丝冗杂的办公室里,刚刚完成手术的韩老师带着我重温了二十年前那个特殊的经历。“患者肝硬化合并多种并发症,情况危重,除了尝试移植,已没有更好的办法。虽然我们团队刚刚学成归来,但内心的忐忑与紧张分毫不少。作为整个手术团队的负责人,我更感到责任的重大:害怕手术失败,害怕家属埋怨,更害怕一个年轻的生命就此陨落。所以,直到手术的前一晚,我仍然反复的琢磨手术方案,查阅资料。”作为普通人,我们习惯于将医生当作神坛上的白衣天使,所以才有了性命相托;作为医者,只有通过千次万次的锤炼来铸塑他们的肉体凡胎从而不负众人的信任与托付。每一次的手术,即使难度相对较低,韩老师都会在心里反反复复的预演,斟酌每一个细节,权衡每一种可能。虽然此时的韩老师只是轻描淡写这个专业的过程,但我知道,恰是这样的重复再重复,才可能将医学的使命完成的淋漓尽致。所谓匠心,便是一辈子只做一件事,并在此过程中成就最好的自己。对医者而言,这个“最好”的到达,是技术的极致,是灵魂的柔软,是每遇一个病患的初心;于病患而言,乃是一种对生命健康所求的圆满。“当与患者的父亲做术前沟通时,孩子的父亲只说了一句话:您放心手术,如果成功了,我又有了孩子,如果失败了,我便把他的器官捐给您。一刹那,泪流满面!”无论是当年意气风发韩老师还是现在这个坐在我面前睿智沉稳的韩老师,谈及此,都是眼含泪花。那一瞬间,我亦是泪流满面——为这个在医疗场里风雨数十载见惯生死的师者,若不是心有大爱,何以动情至此!为医的专业性要求他们无时无刻不去平衡自己的情感 :融入与抽离把握、理智与情感的交锋,唯有真性情者才可如此浑然天成。“医生的职业精神常常映现的是医生行为背后的原动力,是超越个人利益的医生做有益于患者之事的特质。”若说对职业本身的追求是技艺精进的直接动因,那么病家的信任会让此职业之精神落地生根。至今时今日,年过古稀的韩老师依然奋战在手术台前,对技艺的追求,对病患的悲悯化作了柳叶刀上的绕指柔情,并毫无保留的传授给每一个追随者。也许,我们无法量化这等力量的意义何在,但翻开岁月的书卷,命定般的答案便清晰的浮现——

公元二零零三年,一个怀揣济世之梦的年轻学子叩响了医学殿堂的大门。烈焰般的信念支撑了这个年轻学子的整个学医生涯:以最优异的成绩破解医学的每一道谜题。在肝胆肿瘤于全球范围内的发病率呈逐年上升趋势的背景下,当年的学子郑老师放弃了外科领域的风生水起转而致力于肝胆肿瘤炎癌转变的机制的研究,筛选出4个候选基因(GankyrinNDRG2p53PTEN),同时还针对其中的3个基因进行转化治疗及耐药逆转研究,在为患者带来福音的同时也获得了令国内外同行瞩目的诸多首创性成果。“外科固然很重要,但在肿瘤高发的当下,我更想破解这背后的原因,去帮助更多的肿瘤患者。”尘世间,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成为一名医生,成为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又是难上加难,而能够于辉煌的时刻做出舍退并找寻到更为适合的专业领域,无论是对医生个体而言亦或是这个专业乃至患者都是一大幸事!而这选择的背后需要的是莫大的勇气和智慧。作为86年出生的新生力量,圈内的人更多的关注的是郑老师以如此年轻的身份所获得的荣誉:国家“万人计划”青年拔尖人才、黑龙江省“龙江学者”青年学者、黑龙江省青年英才计划入选人才、 第二届中国肿瘤青年科学家……鲜少有人关注到这一系列令人耀目的成绩背后艰苦卓绝的付出与舍弃。当同龄人还在迷惘青春的意义时,郑老师便一头扎进实验室,从此,隔绝了外界的喧嚣纷扰,将自己的全部热情投放到医学研究的工作当中。之后更远赴重洋并盛装归来,将自己的所学所获全部转化到临床一线。因为年轻,郑老师的学生总是把他当作邻家兄长——温润如玉似乎能形容日常相处中的他,但面对医学难题时他又是绝对的严格甚而严苛。因为,每一个数据、每一种药物、每一个方法的背后都关乎着无数病患的生命安危。 “若有人类之爱,自有术道之爱。”众多的称谓中,郑老师唯对“医生”情有独钟——所做的一切只是想竭尽全力的帮助病患,驱除病痛。即便万水千山走遍,依然初心不改。这份情,见证着他关于医学的信仰。

希波克拉底曾言:知识、能力、爱和正直是医者承担最伟大也是最艰苦工作的坚实依靠。韩老师与郑老师,即便处于不同的时空节点,但自披上白袍的那一刻,他们就注定具备了代代相传的医学的无私之爱的能力,如同基因注入了无数个像他们一样的存在,从此,生命得到了敬畏,医学拥有了灵魂!

 

魄力·担当

“医者人之司命,如大将提兵,必谋定而后战。”

   中午,产科病房。吕老师刚刚完成一台剖宫手术。清晨刚入院的孕35周产妇内诊后阴道出血,胎心不稳。联系不到其丈夫及其他家属。下级医生向吕老师讲明情况,经检查发现该孕妇胎盘早剥,胎心110/分,情况危急。吕老师当机立断,准备剖宫产手术。在此过程中,产妇丈夫回到病房,并强烈指责是由于医生的内诊导致孕妇出血,并拒绝手术,孩子胎心降到70/分!面对不解与情绪激动的家属,吕老师以不容置疑的语言跟他讲明情况:“我们现在要组织手术抢救孩子,其他一切事宜等手术后再解释。请你不要在情况不明时耽误时间,我们要救你的孩子!”而后,吕老师一边组织协调一边奔向手术室,十分钟后,孩子出生,母婴平安!吕老师来不及休息,马上与孩子的父亲沟通,解释出血的原因,解释马上手术的必要。此时,孩子的父亲深鞠一躬,表达着他的歉意和谢意。生死之间,命悬一线。只有医生才是那个敢于向死神宣战的勇士。当新的生命呱呱坠地的刹那,所有的委屈和不如意都会如烟消散。访谈中,吕老师告诉我,很多复杂的原因导致中国的产妇剖宫率久居不下。但从临床指征上看,并不是都需要行剖宫产的。不解的患者与各样的压力,着实是对产科医生的考验。“无论如何,我都秉持一点:绝不做无指征的剖宫手术,这是我作为一名产科医生必须坚守的底线。”为了这样的底线,她会付出比别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精湛自己的专业技术;为了这样的底线她会反反复复的去和产妇及家属沟通,哪怕经常面对的是质疑和不解 ;也是为了这样的底线,她要经受更多的委屈甚至指责。但她从未后悔亦从未犹豫过。她说,这是一个医者的担当:我用我的全部去担当患者的福祉,哪怕她们并不理解!“人是为别人而生存的——首先是为那样一些人,他们的喜悦和健康关系着我们自己的全部幸福;然后是为许多我们所不认识的人,他们的命运通过同情的纽带同我们密切结合在一起。”这正是每个医生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所在吧。

内分泌病房的乔老师,正带着她的医疗组例行查房。病房正对着的是心电室,门前等待检查的患者队伍缓步前移。突然,惊慌的呼救声打乱了人们正常的步调:有人突发心梗晕倒在地。问诊的乔老师在瞬时安抚好自己患者的同时转身快步奔向那个晕倒的待查病人跟前,并立即施救直到患者清醒。在乔老师的意识里,医生没有科室之分,患者没有你我之分。所以,当她告诉我关于社会中讨论的“扶与不扶、救与不救”根本不是问题——因为,医生救治,不问时间地点,只求问心无愧!”时,最真切的景仰便自内心的最深处涌出。 “作为医生,你会遇见各样的患者,他们因为病痛而来到你这里,身心的痛楚让他们难以常人的理性与情感与你相处,不免过激的情绪、不合理的要求,甚至是误会、质疑。此时,你不要抱怨,因为你要始终知道,你是他们的医生,他们是需要帮助的人。所以,你要跳出现有的关系,去做患者的领路人,在医疗的场域内用你的专业技艺引领患者走出疾病的魔障,重归正途。”当这样高屋建瓴的语言从一个柔韧的医者的口中讲出时,我终于猜透了她行医三十几载却从未和患者产生过矛盾的原因:医者,亦是需要魄力与格局的。只有这样的胸怀,才可俯下身去,拥抱那个被病痛折磨而丢了自己的患者。

    吕老师和乔老师同为女性。原有的意识里女医生更多的时候展现的是温柔与细腻。但听过他们的故事,我感受到了她们柔软心灵孕育下的力量与果断。“上善若水,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故柔之胜刚,弱之胜强坚。”这样的品性恰是女性医生所独具的魅力——刚柔兼济的特质让她们在面对众相患者时能以包容和豁达的心态去化解悲苦,抚慰心灵;在紧要的关头做出最清明决断。这份包容,这样决断,是为医者的担当——担当的背后,是加一分自己之所能却绝不取一分自己之所欲的对于生命的敬畏!

沉稳·坚守

“所谓沉稳,就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保持冷静与专心,是暴风雨中的平静,是在重大危急时刻保持清明的判断,是不动如山、心如止水。”

“金眼科银外科最苦最难小儿科”, 据20175月发布的《中国儿科资源现状白皮书》显示,中国儿科医生缺口已经超过20万,而当前中国儿科医生总数才仅为10万人左右。当这样的现实遭遇来势凶猛的流感时,儿科医生职业的高危性更为凸显。而那些依然坚守在一线岗位上的儿科医生,该如何乘风破浪,去守护祖国的未来和希望?初识田老师,是在儿科病房。那一派嘈杂中的宁静与沉稳让我久久难忘。很多孩子因起病急,突发高热,没有挂号便直接来到病房,田老师并不在意是否由谁介绍,只是专注的问诊,仔细的检查。他讲话的声调不高,但每一句话有理有据、掷地有声。他不会因患儿的哭闹不配合、家长的焦灼与质疑而乱掉自己的节奏。反而会将哭闹的孩子安抚平静。周围的家属似乎也受到了感染:不再恐慌、不再焦灼、不再语无伦次,而是静心的聆听田老师的病情分析和诊疗方案。细碎的阳光中我看到了田老师额头上细密的汗珠。前一个患者的道谢之声还在病房回荡时,田老师已拿起了被捂热的听诊器,来到了下一个孩子的身旁……田老师告诉我,他们班当年47名同学,而今,他是留下的3个之一并且是唯一的男儿科医生。我曾开玩笑的问他有没有想到过离开,他一贯平稳的语调竟出现了波澜:怎么会!怎么舍得!这是我的事业,是我穷尽一生想要驻足的地方。当我看到病愈出院的孩子的笑脸,我便看到了希望。每每想到我能用自己的能力去守护祖国的未来,我会心潮澎湃。为此,一切都值得!

这是一个基层医生的故事。因为承担全科医师的培训课程,我有幸遇见了一批来自基层的医务人员。他们或来自社区或来自乡镇,处在与城市大医院完全不同的环境之中。虽然近年国家通过一系列制度改革加大了对基层医疗的扶持力度,但药品、设备、尤其是人员不足、待遇低下的现实依然是大部分基层医生所面临的现状。尽管如此,他们依然扮演着守门人的角色,坚守在维护更大多数基层民众公共健康的第一线。56岁的谢老师,年过半百的阿姨,早已过了退休的年龄。但依然一个人坐诊在一个社区,承担着整个社区全科医生的重担,风雨不误数十载,从青春到白头。她满含热泪的告诉我,感觉对不起家人和孩子,没有尽到一个母亲的本分,但却并不因此而后悔,因为她的付出,更多的家庭得到了爱和温暖。一念一生,一人一世界!紧握着阿姨的手,注视着她满头的银发,我在思索,是何样强大的力量让他们抵御外界的诱惑与浮华,将全部的激情与热爱奉献给最需要他们的人从而尽着自己为医者的本分?阿姨只用简单一句话给了我全部的答案:因为是医生!

是啊,因为是医生,便可以如磐石,抵御名利欲望的诱惑;因为是医生,才能够用凡人的身躯去成就英雄的伟业;因为是医生,才可以不动如山、心如止水,在物欲战火纷飞的俗世中以一片冰心去诠释医学的希望、信仰和爱!

公元二零零二年,于所有医者而言的意义在于《新千年医师职业精神——医师大宪章》签发。从此,强烈的个人意志与历史的宿命相碰撞——十三条的原则和义务昭示着当今医者已接过阿斯克勒庇俄斯手中的权杖,不负苍生!     

转首回眸,无数的医生前赴后继,奋战在守卫生命健康的战场:行医的场地、病床边、实验室、书案旁。救死扶伤的使命圣火为他们指引前行的方向,帮助云云病患砸碎病魔的锁链。或许,他们的衣着、语言、专业、科室、社会地位不尽相同,他们的观点和看法随时代而改变,但他们同有一颗赤子之心,同样秉持着一种执念:爱是万物终极法则。因爱之名,他们定会将毕生所获倾注到一份崇高的使命之中。 “世间有很多种力量,但有一种力量,在生死之间选择生,在烈焰与鲜花之间选择种植,在鸿沟与通途之间选择弥合,在大海里洒下星光。在恨的时候,仍然不忘却爱,知其不可行者,依然青衫布衣,微笑前行。”即便外界充斥着中伤与误解,他们依然义无反顾的守着那个最初的梦,如天路客一般披荆斩棘,通往光明的梦中圣殿;即便无人等候,他们依然全力的翻越山丘!

“为了设计解除痛苦的方法,上天准备了善良的头脑;为了安抚饱经忧患之余还要负担额外苦难的逆旅,上天则准备了温柔的心肠与充满爱的双手,服侍悲伤、匮乏与病痛的人们”

——他们,是最伟大的医生!

 

后记:因为医师职业精神课题的缘故,作者访谈了很多的临床一线医生。走进他们,越发的感受到了他们身上的至真、至善和至美。因为外界所给与的标签与符号无法涵盖他们所有的特质,我愿意称呼他们为老师。他们的所作所为、所行所思远在语言之外。仅借此文献上我全部的敬意——致所有,将青春与热血挥洒在守卫人类生命健康战场上的白袍斗士!(因文中所写的老师均来自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故正文中不再特殊标记。)

作者:哈尔滨医科大学人文学院人文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