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展示

首届医务人员职业精神系列活动

不忘初心(岳麓区西湖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陈烈峰)
阅读:247次 更新时间:2018-08-06
  一九九八年,我来到只有四个人组建的西湖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最高学历(大专)的我,成了单位诊疗的主力,一路走来,充满艰辛,挑战与无奈,同时也收获了成长与自信。
  刚毕业的我,在工作中遇到了许许多多的难题,业务上在单位没有人可以请教、探讨,稍难一点的诊治给我带来了许多的压力。我很羡慕上级医院的初级医生,有一级一级的带教老师指导,当时最大的奢求就是上级领导给我们四个人组建的单位派来或是主治、或是副主任的医师来指导我开展治疗工作,我很担心医疗工作中出现问题。同分来的护士对这个问题也有困惑,她告诉我,如果我外出学习、开会,她在单位给患者输液总是充满了担心,怕出事。由于专业不同,哪怕是一个简单的输液反应也会让她变动束手无策。
  年轻人总不能老怕事,总要成长起来的,要成长起来就必须要努力探索,努力追求专业知识,努力适应基层的需求。
  2000年,一位胸闷、气促、咳嗽、咳痰、双下肢水肿,既往有风心病的患者来到我的诊室。一看便知是典型的风心病导致的心衰、肺部感染,接诊还是转上级医院?我选择了让患者转诊,因为单位条件实在是不允许。“没钱住院,就在你们这里搞点药算了,不然就只有等死了”,患者的回复让我充满了无奈,望着病人痛苦的表情,我只好给她开了第一张处方,强心、利尿、扩血管、我壮着胆子下了一个个医嘱。每分钟8滴的输液速度让我每天守到晚上十二点。7天过去了,患者的病情一天天好转,悬着的心终于放下。这就是我离开学校老师后第一个自己摸索纠正心衰的患者,有了此次单独操作的实践,后来的心衰治疗起来就显得容易多了。
  2003年三月初一晚上,我来到一位60多岁,在家等“死”的女性患者家中,家属告诉我,病人刚从航天医院住院回来,看到病情越来越重,准备让其死在家中,所以病人未好就接回来了。现住实在过意不去,叫我们社区医生来,看有什么好的方法能缓解一些患者的痛苦,在与家属交谈过程中,我看了一下患者,痛苦面容、呼吸急促、气短、大汗、头顶冒热气,说话断续、抽空理线,声音像小猫叫一样尖锐。心想这看什么看,必死无疑了。怀着对生命的敬畏,我还是认真诊察了一番,得出诊断是“支气管哮喘的持续状态,双肺感染、心衰”。下医嘱成了难题,再去住院的可能性不大,好在家属通情达理,交了个底,“死马当活马医”,听了这句话胆子又大了点。拿出处方开了地塞米松片、氨茶碱片、舒喘灵喷剂、红参四味药,嘱家属立即买回来按剂量给患者服下,如果好点,明天再说。回到家里整晚失眠,想患者服药后能不能活过来。第二天我无精打采的上着班,家属笑眯眯地跑过来告诉我,今早病人好多了,悬着的心再次放下来。又开了点强心、利尿的药让其带回去,半个月后,患者康复,6年后死于肝癌。
  理论来源于实践,实践检验着理论,在一个个经济困难又需要治病的患者面前,没有上级医生的指导,我只能用学的理论指导实践,经过几年的努力探索,终于让我慢慢成长起来,同时也自信起来。命运让我们来到了基层,我们不要自卑,病人会让我们的自卑的感觉消失。
  2007年单位虽然壮大起来了,我盼望的上级医生仍然没有来到我们单位,就在这年年底,大雪纷飞,冰冻满地。寒冷中有一不到两岁的患者给我出了一个难题。家属自述是间歇性抽搐,牙齿咬得嘣嘣响一周多,在省儿童医院做头颅CT、脑电图和生化检查,怀疑是癫痫。家属不愿意接受这个诊断,几乎崩溃,邀我过去看看。电话中我婉拒了家属的请求,并告知,已在省儿童医院就诊,去了也没多大意义,儿童医院的诊断不会错。家属还是一个劲的请求我去看以下,帮他解释以下检查结果,望着外面还在大雪纷飞,我于心不忍,骑着摩托车,一颤一颤地去了。简单的交谈后,我查看结果,顺便看了小孩,很正常的状态,躺在婴儿床上,床头挂着一大包药品,也许是天意,婴儿床下垫的东西引起了我的注意,只垫一个薄薄的床单,问家长小孩是不是一直睡这个婴儿床,家属没有否认。我脱口而出一句脏话,你们真蠢。在听完我的解释后,家属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家长带小孩没有经验,工作又忙,小孩睡着后没有脱去外套,直接放在很单薄的婴儿床上,再盖一点点东西,以为没脱衣服就不会冷,小孩醒后又抱了起来,没有加衣,小孩是由于寒冷骨骼肌产热导致的全身颤抖,牙咬得嘣嘣响,幸好小孩体质好,没有感冒,找到了原因,嘱其停服所以药物,把床垫加厚,脱衣服睡觉,醒来再穿。第二天,家属来电,没有颤抖,第三天、四天直到现在也没有发生一次所谓的“癫痫”。
  这样在社区工作了多年,我成了居民时常请回家的家庭医生了。
  2008年的夏天,一个蒙着左眼的男性患者,把一份病历本扔到了我面前说:“陈医生,我这个眼睛突然看不见东西了,刚在市四医院就诊了要四千块钱住院,我没有钱,看你有什么好的办法没有”。我翻看了一下病历,初拟诊断是“左眼角膜基质炎”,我原来也没有治疗过这个病,只好回家查资料,在激素的帮助下,患者左眼在一个月后复明了。由于没钱,患者搬走也没打声招呼,至今还欠我四百元的药费,虽自认倒霉,但又想,我的情况比他好多了,心里自然就不烦了。
  在地方再次取得信赖是诊断叶X芝患者,女,40多岁,在2011年农历11月的一天,把我请到家中,冬天又下雨,天暗的早,昏暗的灯光下,一个人蜷缩成一团在烤火,病人说自己冷,烤火还是冷,有时发抖、乏力、不进食很长时间了。“天这么冷,不就是感冒了,吃点感冒药不就好了,喊我上门干什么”,我心里埋怨着,面上有些不高兴,但没有说出来。我习惯地模了下患者的脉搏,很是虚弱,用电筒准备看一下咽喉,却发现上鄂粘膜很黄,再看皮肤、巩膜也都是黄染的,问小便黄不黄,回复小便色黄,并且有很长时间了,并有气无力的告诉我,近两个月一直拉肚子,在湘雅三医院诊断为肠炎,开了药一直没好。我连体温也没测就下了诊断:“黄疸肝炎”,立即转上级医院,结果第二天去医院访视,发现患者进院就晕倒了,诊断很快出来:“爆发性肝癌”。50余天后生命终止。患者住院期间,在去看她的邻居、朋友面前大肆吹捧了我一番,话说,人抬人,无价之宝,在她的吹捧之下,周围居民对我的认同感就更多了。
  医改的推出,合作医疗的建立,经济的飞速发展,极大的改变了人们的就医方式,不再为几个钱发愁了,由于业务的需要,这个时候,上级医师终于被聘到我们单位来了,我也由原来的多职医生(我在医院干过预防接种、护理、药房、出纳、门诊诊疗、外出拆迁医疗保障等工作)转变为全科医生,从事十四项基本公共卫生工作中的几项工作,同时每周坐诊一天,工作职责也发生了一些改变,以对患者的三级预防为主了。
  回想起在基层摸爬滚打的二十余年中,我庆幸自己每天都努力了,没有浪费二十年光阴,在不同的医疗岗位,患者都想遇到专业好的医生,基层更需要全面的又专业的、认真的、热心的医师,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时期的到来,基层更需要许许多多的医生来为他们服务。只有多在上级专科医师的指导带教下,我们才能更好地去适应这些工作,